解讀「症狀」(symptom)

 

這一篇承接前一篇翻譯Zizek辭典的「症狀」,作一點我自己的說明。這個概念大家都很熟悉,在日常生活中,身體症狀是很常見的。症狀是個指示物,是個線索,它告訴我們兩個訊息:一是有機體出錯了、功能失調了、生病了;二是它透露出治療該針對怎樣的目標來著手。例如,新冠肺炎是全球大流行疫情的症狀,原因是新型冠狀病毒,要找到有效的藥物來治療它。

心理分析當然不討論身體症狀,而是討論心理症狀,而Zizek更多了一個層面,他討論社會症狀。他從個體有機體,擴展到社會集體的組織系統,因此使得「症狀」之概念具有了政治的意涵。

針對症狀,我們有兩種對應處理的方式。第一種是傳統的「症狀性閱讀」,即闡釋症狀及其相關發生的原因,目的是消除症狀,使系統恢復功能。第二種是激進的「症狀性批判」,即利用症狀本身來進行革命,它不治癒系統,相反地,它的任務是要顛覆系統。

第一種症狀性閱讀,是用症狀之外的東西來消除它和病因,就像用藥物或來處理肺炎一樣,採用解釋和談話治療來處理症狀。第二種症狀性批判,則是讓「症狀本身」發揮治療的功能,使症狀直接等於藥物。Zizek傾向於重視第二種情況的症狀。

 

一、症狀性閱讀:闡釋症狀

 

針對各種心理狀況,標準的心理分析採取闡釋的方法,向案主解釋其症狀背後的情結,藉此揭露其衝突和焦慮的源頭,達到治癒的目的。症狀是個暗號或密碼,對主體透露某種警告的訊息,告訴主體他已然背叛了自身的欲望。

在診療間之外的一般場域,我們也可以嘗試透過闡釋症狀,來理解生活周遭的各種現象。

例一,美國總統川普經常狂發推文,這是一種心理的症狀。原因可能來自於他的自戀/自卑:享受目光焦點的背後,是擔心自己不受重視與被看不起,這點從他對於批評言論很容易爆怒就可以看出來。還有,原因也可能是出於對美國被分裂的罪疚感,這種罪疚感的特色就是惡性循環:越罪疚越暴走,越暴走就更罪疚,只能用這種方式證明自己先前是對的。

例二,近來世界各地發生的森林野火,這是生態失衡的症狀。原因大家都很清楚,不用解釋,就是人類:我們的過度消費。新冠疫情的發生,阻止了人類活動,使得生態獲得稍稍喘息,這突顯出:新冠肺炎是人類的症狀,人類是地球的症狀。新冠疫情結束後,地球的疫情又會再度展開。

例三,寬容是自由主義-多元文化主義的症狀,這是Zizek的例子,但是他沒有這麼說,他只有說「寬容是一種意識形態」。寬容不是壞事,它試圖調節緩和族群或文化的對立。然而,寬容的問題在於,它是轉移焦點的幫凶,把真正的階級問題,轉移為身份認同的問題(所以需要去寬容不同的文化),因而掩飾了要去關注的重要焦點(階級)。因此,寬容作為自由主義-多元文化主義的症狀,原因在於漠視資本主義帶來的貧富不均。就像眼前正在發生的,美國因喬治.佛洛伊德之死而起的抗爭,表面上是種族問題,骨子裡還是1%99%的問題。

從上面三個例子來看,闡釋症狀,症狀就會消失了嗎?這些情況,相信大家都清楚地知道吧,但是症狀並沒有消失啊?所有事情依然照舊。這就是闡釋症狀的不足之處,我們即使知道了症狀及其原因,我們也並未因此而改變。

就好比現象學的「病理學還原」:病人從眼盲的失明中,發現到原先未進入自己生活世界的東西(聽覺觸覺等那些前反思的感官)。但是這樣的病理學還原只像是認知上的靈光一閃,並未產生任何更積極的、行動上的改變,當然,也不會治癒眼盲。

 

二、症狀性批判:認同症狀

 

有些症狀很獨特,它既是病理的,又具有普遍性。這樣的症狀其特徵為:它內在於系統之中,是系統的必然產物,並且,它體現為系統的裂隙,預示了系統的失敗。亦即,它本身能夠產生對系統的批判和顛覆性效果。

對於這樣的症狀,我們不是要去消除它,相反地,我們要去認同它,因為它是普遍的。

Zizek最典型的例子就是:無產階級是社會症狀。這個症狀不僅不該被消除,反而要讓它延燒或擴大,才能治癒整個社會。這是Zizek的政治思想。

無產階級內在於社會當中,是資本主義製造出來的剩餘,它的存在,證明了資本主義的失敗,狠狠地批判了資本主義的無能。它在社會之中,卻不被視為社會的一部份,而被社會給排除出去,故可稱它為「非部分的部分」(part-of-no-part)

這表示,它不代表任何一個有利益的團體或階層,它的無利益,使它自身能成為唯一的普遍性。社會將它視為無用的,而這個無用性,卻具有絕對的大用:即革命和顛覆的潛能。它是$之中的那道斜槓,能夠把社會給罷掉。它是社會象徵秩序當中的真實界。

我們不僅要把被排除的無產階級給引回到系統之中,更要讓我們自身去認同於這個社會症狀。認同,就是與無產階級團結的意思,讓我們也跟它一樣,站在與系統敵對的位置上。這樣,才能共同產生罷掉社會的動力,推翻並顛覆資本主義體系。

資本主義社會生病了,罹癌了,無產階級就是它生病的證明,就是它的症狀。但是,無產階級同時也是治癒它的唯一特效藥。

「症狀就是治療法」,這樣的症狀,跟一般的症狀都不同,是最獨特的。

 

三、其他

 

我不喜歡「享受症狀」這個概念,所以不想去發揮它。我認為它會混淆:心理分析到底是否支持「極爽」?我認為是不支持的,極爽屬於幻象的、極權主義的、邪淫超我的情感,不該被混淆。並非Zizek的每個論點都要跟隨,有些怪怪的東西,就捨棄吧。

還有,我不覺得需要去特別鋪陳sinthome這個術語,只要區分兩種症狀的意涵就可以了。術語太多,是個負擔,易讓人罹患「術語恐懼症」。這樣一來,sinthome這個解釋症狀的術語,反而又製造出其他症狀。

最後,這兩種對症狀的意涵,也可以用同一個例子來貫穿說明。Zizek常用的命題是「女人是男人的症狀」或「女人作為男人的症狀」。

第一種,闡釋症狀:男人將自己的失敗或弱點,投射為女人的形象。在此,女人形象代表病理的特徵,而這個病理特徵來自於男人背叛自身的欲望所產生的。亦即,女人沒有她自身的存在,她是被男人投射而形成的,而且是失敗的投射。這解釋了女人被男人壓迫的心理過程。

第二種,認同症狀:女人不存在,它存在為「不」、「非全部」,存在為虛無或裂隙,女人作為陰性性(femininity),代表主體之中的那道裂隙,而男人(陽性、主體中心)總是迴避它,不敢承擔這道罷掉自己的裂隙。因此,男人要認同於女人(作為陰性性),成為$。這解釋了女人可治癒男人的過程(當然,這樣的女人首先必須是個$)。

 

 

    全站熱搜

    jsy66621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