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與社會網:三種社會圖

 

在不同型態的社會脈絡之下,人有著不同的樣貌和處境。這裡我簡要地講述近代的三種社會型態,為了描繪在其中的人們如何變化。

 

一、現代早期:規訓社會,刀的技術

人與社會網1.jpg

在現代時期的早期,屬於全景敞視的社會,籠罩在人們的周遭的,是一張權力的大網,它的範圍無遠弗屆,無所不滲透。

外在權力剛硬且強大,社會的主流規範和標準強加給我們各式各樣的限制,讓人被綁縛其中。

在監視和懲罰的鞭子下,我們是「服從主體」。難以逃脫權力的掌握,只能被動地順應社會,強制性地臣服於各式規範。因此,我們感到被壓迫與不自由,動彈不得,喘不過氣來。

權力之網是「刀的技術」,它是威嚇的、粗暴的、明顯的、不高明的技術,容易引發反抗。我們很容易意識到它,感受到自己身陷於不自由之中,因此我們會掙扎、會反抗。

 

 

二、現代晚期:功績社會,讚的技術

人與社會網2.jpg

到了現代時期的晚期,進展為功績主義的社會。這個時期的重要轉變,是由外在規訓轉變成「內在自我規訓」。

原本從外部來控制人們的大網,現在轉變成發自於自我內心的無上命令:「我要努力,我要成功!」,追求功績和成就成了生命的不二目標。

成就之網誘使人們自我規訓,我們是「功績主體」。外在強制力逐漸式微,權力軟化,轉變成勸服和誘導的自我技術。在自由主義和個人主義的薰陶下,用才能和成就的紅蘿蔔,便能使我們主動臣服於規範和標準,自願地強迫,主動地限制自己,以便在競爭中獲取功績。

成就之網是「讚的技術」,它不再需要一把大刀,而是需要一根豎起的大拇指。只要給予獎勵和讚揚,就能塑造任何你想要的目標行為(行為學派的全面復興)。它是隱形的、精妙的、讓人欣然接受的技術,鮮少引起察覺或引發反抗。韓炳哲稱之為「自我剝削」。

然而,無盡的勞動與過度追求功績,極為耗心費力且空無意義。永遠都要去拼搏數不完的量化點數指標(KPIGPABMIGDI…)。在光鮮亮麗的履歷表和業績表背後,只剩下筋疲力竭的倦怠。

 

 

三、今日:抑鬱社會,藥的技術

人與社會網3.jpg

到了當代的今日,已經變成了抑鬱社會。不僅,功績主義的自我剝削燃燒掉我們所有精力和活力。更加上,要去拼搏的位置不夠了,位置太少了。

大家都擠在一個陡峭的斜坡上,用盡全力不要往下墜落,但沒有足夠的繩索可以提供給這麼多想要攀住的人。人們一個一個往下掉,下面的安全網設施是破洞的,無法接住墜落者。

破洞的社會安全網是「藥的技術」。它使人們挫敗,這是上面那種功績社會的必然後果,或一體兩面。挫敗的人們只能自我譴責,只能抑鬱。抑鬱的人們怎麼辦?提供他們百憂解,或任何其他能夠讓人振奮、亢奮、有活力、好睡的藥物。這樣的後果,必然導致一個成癮的社會。貝拉迪稱之為「百憂解文化」。

功績社會、抑鬱社會、成癮社會,串成了一條逃不掉的社會命運之路。

不正義已然是今日的常態。新自由主義擴大了貧富差距,階級流動更加困難。不管我們再怎麼努力,都無法達到適任的標準。儘管A等級還是被稱為A等級,但是A等級的內涵卻一直提高困難度。不斷加高與加粗的門檻,讓許多人摔落出去。

不穩定、無保障、不安全、不合格是生活的常態。除了少數高端的資本家,我們一般大眾很容易就掉出社會安全網,向下流動,陷入實質的生活困境和抑鬱的心理困境。

 

 

 

    全站熱搜

    jsy66621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