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感政治

 

心理分析用情感和力比多,來剖析當代各種集體暴力的現象,如種族仇恨、族群衝突、仇外排外等。它不像一般心理學,只孤立個體,歸因於其內在因素。它需要社會學的論述架構,奠基在不平等的象徵社會脈絡下(如,資本主義社會、種族隔離社會、特權階級社會)。但是,它還要超出社會學的論述架構,指出在論述之中的情感成份,如何穩定、支撐、增強這個不平等的架構。下面說明一些相關的概念。

 

1.情感的邏輯(logic of feeling):一般認為,「情感」不會跟「邏輯」放在一起,因為情感本身是非邏輯、非理性、直覺的。但是,心理分析主張,情感有它自身一套推理的方式:歸納、判斷、決策。它能夠將它所需要的各種現象集合組織起來(我「發現」你對我有敵意),再運作出某些偏執的信念和判斷(我「認為」你打從心底看不起我),進而作出決策產生激烈的行動(我「確定」我是你的受害者,故我要報復你)。因此,心理分析要剖析情感的邏輯,為的是了解某個暴力攻擊的行動,其背後主要的某個情感,及其伴隨的整套想法,究竟是如何被推導出來的。

 

2.力比多經濟(libidinal economy):「力比多」就是心理能量,包括:快感、驅力、欲望、情緒情感等。我們這裡不將力比多專指性慾(這是對佛洛伊德錯誤的認識,即那種「泛性論」的老掉牙說法),相反地,要把性慾給一般化,性慾泛指一般的心理動能。而「經濟」這個概念,則是指心理能量的各種流動方式,例如,我將力比多「貫注」在某對象之上(我「想要」你);我將力比多「分配」出去(我不想一直掛念著你,故「轉移」注意力,分心作其他事);我用力比多來與他人「結合」(我「參與」某個群體,並「認定」自己是其中的一份子)。心理分析感興趣的現象是,當我們的力比多經濟處於在一種高度能量集中的情況下(使我們產生極端的刺激感、狂熱的激情),此時,我們會產生怎樣激烈的行為?為何?

 

3.情感政治(emotional politics):「政治」強調積極的行動。它可以是正向的:推翻既有腐敗框架,進行改變現狀的革命或社會運動。但它也可以是負向的:針對某群體發動排除性攻擊。但如果加上「情感」,則政治就只會是負面的,因為「情感政治」表示運用非理性(但有邏輯)的情感,來驅動群眾做某事。最容易去動員的情感,就是「怨恨」(伴隨恐懼、仇恨、報復等)。心理分析針對種族仇恨、族群對立、民粹激情等集體現象,採用情感政治來分析它們,探討某種煽動族群仇恨或利用偏見來獲取政治利益的作為。

 

4.集體偏執症(collective paranoia):偏執症者的特徵是存有某種妄想,不信任他人、猜疑他人的妄想,總是擔心受到他人的操控或傷害,因此一直處於警戒的備戰狀態,處處提防他人,帶著隨時可發作的起跑姿:敵意和攻擊。集體偏執症是指某個群體過於恐懼和脆弱,隨時都感到自身受威脅,故總是提前行動來保護自身。例如,美國在911之後的集體偏執症,便是營造到處都有恐怖主義份子的氛圍;或是目前歐洲的集體偏執症,是預先排除與防堵,避免國家被難民給席捲。

 

5.社會幻象(social fantasy):集體偏執症的產生和發作,建立在一套劇本之上。這套劇本和場景設定了:關於自身的社會處境如何遭受到某些人或群體的迫害。簡言之,就是一齣受迫害妄想的劇本。這套劇本稱為「社會幻象」。這套劇本除了鋪陳各種想像的自身如何受到他人迫害的脈絡、情節之外,最重要的是,用「極爽」來給予此劇本動力,促使劇本能夠被演出。社會幻象是組織起情感政治的基本「框架」。

 

6.極爽或享受(jouissance/enjoyment)(1)極爽是社會學的、政治學的(不只是個體的、心理學的),它是集體認同的根基。社會集體用力比多經濟,串連起彼此的認同感和凝聚力。集體情感需要夠強烈,才能有效地讓團結更緊密,極爽正是發揮此一作用。一旦情感政治被驅動,就可以看到:表面上的恐懼和怨恨,底層的支柱是極爽的激情。

(2)極爽很具體,不是抽象價值,它就是我們這個共同體的「生活方式」。共同體極爽 = 集體同一性 = 生活方式。如何組織共同體生活方式?營造極爽。例如,電影《鬥陣俱樂部》當中,每晚下班後到俱樂部鬥毆的那些人,把這種逾越、暴力的享受當作他們的生活主軸。例如,英國足球流氓多是有正職的中產階級,下班之後在酒吧或球場狂熱地聚集、鬥毆,這是他們的生活重心。

(3)極爽是存有學的(ontological),指的是一群人的本源或本質「是」(is)什麼?心理分析的基本主張,自始自終都是要把這個「是」給刪除、取消,意思是說,作為集體之存有(being)、同一性(identity)、實體(substance)的極爽,是問題的根基,是集體暴力的源頭。解答就是,穿越幻象、取消極爽。但在這之前,我們要先了解,極爽如何組織、運作出族群衝突。

 

7.偷走享受或快感盜竊(the theft of enjoyment):(ZizekTarrying with the negative, p.201)極爽在不同的情況下會相互發揮作用:被偷走的極爽(嫉妒的快感)、受迫害的極爽(怨恨的快感)、報復你的極爽(攻擊的快感)。當某個集體感到被它者威脅,擔心被偷走自身最珍貴的東西(生活方式之中的極爽),或是認為已經被偷走,此時,就會採取防衛保護措施。一旦極爽被破壞了、不見了,就等於是破壞了共同體。共同體被破壞的指控方式有很多:你們搶走我們的女人、你們奪走我們的工作、你們鯨吞蠶食了我們的社區、你們污染了我們原本的價值等。既然認定了它者的「罪行」,進而就可以「合理地」去「捍衛」或「討回」自己重要的東西。簡言之,「偷走享受」這個基本的情感邏輯就是把自身的暴行合理化的一系列推理。

 

    全站熱搜

    jsy66621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