力比多經濟(三):紀傑克(S. Zizek)的「快感竊賊」

 

紀傑克重視集體的政治社會層面的問題,尤其是當代依然還持續在發生各種問題。因此,「力比多經濟」之概念倘若只是像佛洛伊德那樣,用於解釋構成共同體的兩條力比多紐帶,以及領袖的作用(催眠、暗示),這顯然是不夠的。

紀傑克要針對的是族群之間的仇視和衝突,用來解釋如法西斯主義、種族主義、民粹主義等這些政治壓迫運作,其背後的心理機制。

佛洛伊德用「對領袖的認同」和「兩條力比多紐帶」解釋了群體的內向構成的心理機制,但是他並沒有解釋群體向外攻擊的心理機制。而一般的社會心理學使用「內團體、外團體」的詞語來理解族群之間的排擠與衝突,這除了將「我們、他們」給替換掉之外,並無法獲得更多細節上的理解。需要更多解釋的是:「是什麼東西在支撐著我們的非理性仇恨?我們如何讓自己堅信他們就是敵人?」

承接拉岡所發展的「極爽、快感、享受」(這些都是同一個詞:jouissance的不同翻譯)這條路線。極右民粹和種族主義者並不是簡單的在「認知」方面去貶抑或歧視它者,認為:我高你低或我優你劣,而是在「情感」方面對它者產生了嫉妒和憎恨的力比多經濟運作。

極右民粹和種族主義者的力比多經濟是:它者試圖偷走我的快感(藉此毀掉我的生活方式),他獲得了祕密的、倒錯的享受。「看,他們特殊的食物味道、奇怪的工作態度、詭異的歌曲和舞蹈」這些生活方式組織了他們的快感,我們羨慕並嫉妒他們可以如此享受。不只如此,我們還會去指責他們偷走了我們的工作,並且同時指責他們是個寄生於我們的懶惰蟲。用兩種明顯相反矛盾的內容去指控它者。

人的欲望並不是理性的,並不是考量著真正的利益或是算計著利弊得失,不是像「無知之幕」那般的理性(去除掉自身的身份私利之後,秉持公平的算計來看待每個社會角色)。相反地,人的欲望是非理性的、情感的、偏執的。欲望被幻象(fantasy)所中介,幻象總是上演著激情狂熱的劇碼,其中,受虐或受害的劇碼是最受歡迎的。依照這個「快感竊賊」的情感邏輯,種族主義者的幻想有三層:1.他在享受著。2.他的享受是從我這裡偷去的。3.我忌妒並憎恨他的享受。

這樣的幻象構成了共同體的生活方式,亦即,幻象構成了共同體的快感方式。因此,有趣的是,對極右民粹和種族主義者而言,「他們偷走我們的快感」這個幻象,並不會因此使得我們失去快感,相反地,它構成了我們的快感,我們共同享受著憎恨「竊賊它者」的快感。「用失去快感的方式來獲得快感」是當代極右民粹或種族主義者凝聚自身認同的狂熱激情,並穩固認同偏執的情感邏輯。

與一般常識性的說法有所區別,常識性的說法,認為認同的偏執,是因為它者威脅了我們的認同。情感的邏輯要表達的是:認同的偏執不只是某種防禦性的「提前」自我保護,更是基於某種「已然」入侵的想像:想像它者已然偷走了我們的快感。

紀傑克用「快感竊賊」來說明當代的極右民粹和種族主義者對國內移民的打擊和排斥的現象,是要用心理分析的力比多經濟提出:「社會問題的心理診斷」。

當然,這個幻象掩蓋了一個創傷性的事實:那個所謂的「從我們這裡被偷走的東西」,我們從來也沒有擁有過。每個族群打從一開始,就承襲著共同體的創傷裂隙,承擔著「象徵大它者不存在」的敞開。然而,為何這些人不再能夠繼續承擔自身的創傷性裂隙,並對它者開放?那是因為,這些人當前也遭遇到困境,他們成為全球資本主義之下的受害者,經歷著即將被社會給排除到最底層的恐慌。他們無能於去對抗資本主義這個龐大的系統性暴力,只好轉而把問題歸咎給那些移民。對抗系統太難,建構敵人相對容易許多。

 

 

    全站熱搜

    jsy66621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