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倦怠社會》(1)對功績社會的解答:用倦怠來克服倦怠

 

《倦怠社會》一書,是本難度中等程度的讀本,它可以作為媒介,來討論幾個主題。這是第一篇。

 

1.繽紛的單調

 

在功績社會下,人們越來越疲憊。因為我們主動積極,所以我們不敢休息,因為我們自我要求,所以我們不願意休息。我們把自己訓練成「多工作業」的超人好手,同時可以進行數項工作,同時可以扮演多種角色。作者用了一個想像的神話場景來描述這樣的「自我剝削」:普羅米修斯每日被老鷹啄食他的肝臟,隔日又長出新的肝臟,以及再度被啄食,如此日復一日。(p.85)

多工作業.jpg

我也試著來想像一下,在倦怠社會下,護肝保肝產品會大受歡迎,像是蜆精或人蔘液之類的。而我同時就是蜆精研發者、蜆精製造者、蜆精消費者,擁有三合一的身份。我賣蜆精給自己。你會問:為何要這樣呢?「因為我生產蜆精很疲憊,所以很需要喝它。」這裡有明顯的自相矛盾:不斷地自我補充,然後再自我消耗,週而復始

自我補充與自我消耗.jpg

矛盾現象還不僅如此,作者說,功績社會慢慢演變成一個「興奮劑的社會」(p.73),它可能使得效能變得沒有效能。我們投注了大量心力,但注意力浮淺與分散。我們的工作效率很高,但創造力貧乏無奇。我們不斷推陳專案計畫,但思考沒有深度也少有變化。我們耳邊響著各種聲音,但我們卻從不聆聽。我們害怕無聊喜歡忙碌,但我們的忙碌型態卻更加單一與單調。總之,在資本主義社會下的社會現象,表面上看起來五彩繽紛很花俏,但骨子裡卻是前所未有的同質性。

怎麼辦呢?不能這樣一直下去吧?!

 

2.另一種否定性:無作為的否定性

 

針對由功績社會演變而成的倦怠社會,作者提出了他的解答:「沉思的生活」。意思是,我們要停頓、要喘息、要「說不」。我們要從不由自主的倉鼠滾輪上,把自己給拔出來。

作者說,我們需要的是沉思,但這不是智性上的追根究底或探問,而是一種可以重啟身心靈的「冥想」。我們不是努力地去想更多,而是要努力地讓紛雜的思緒停下來,斬斷日常瑣事的無盡算計,停止習慣性的反射應對,在自己之中打上一個重重的句號。其目的是要讓所有的感官功能復原到它本來的敏銳度,讓所有細胞重新開始呼吸。

因此,這樣的沉思不同於笛卡兒式的「懷疑」,而是「驚奇」(p.42)。透過「深層的專注」來「固定住漂移不定的眼睛」,讓眼睛不在一直向外搜尋,而是寧靜地向內觀視,一旦能夠「忘物」(p.43),將能使我們有驚奇的發現。例如,「看到東西的氣味」(p.43),我們還可以繼續想像下去:觸到聲音的質感,或是聽到彩虹的顏色

作者所提供的療方乃是「否定性」,因為功績社會所造成的倦怠,其主要特徵就是過度積極,並且「缺乏否定性」(p.74),因此,唯有用「無作為」(p.77)、中斷、暫停等來治癒它。

這裡有辯證法在其中運作著,我們看到了兩種否定性。一種是先前規訓社會中的「否定性暴力」,是由他人強加在我身上的,這種否定性是糟糕的。另一種則是「中斷的否定性」(p.56),這不是外來的,而是要由我自己的內在來運作,是可以讓我從倦怠的積極性停下來的作用,這種無作為(說不)的否定性力量是好的。

「辯證法」是這本書的思維特色,作者把同一個概念,區分了兩種層次,經過辯證的過程,讓概念獲得了新的提昇。

 

3. 另一種倦怠:全然的倦怠

 

讓我們回到書名:倦怠社會。乍看之下,這個書名是作者所要批判的社會現狀,它是在資本主義之下的憂鬱症者的社會?是,也不是。這個書名既是作者要批評的,同時也是作者所提供的療方與解答。我用白話說就是:「用倦怠社會來克服倦怠社會」。

再一次可以看到辯證法的運作。這裡有兩種倦怠:一種是造成病理現象的,另一種是治療病理現象的。

病理現象的那種倦怠可稱作「筋疲力竭的倦怠」、「單獨的倦怠」或「自我倦怠」。它造成人際關係的貧乏,但不是因為缺乏交際或疏離,剛好相反,是因為朋友太多且疲於交際。自我看起來交遊廣闊、八面玲瓏,但實際上的關係都是表層與脆弱的,會需要花非常多的心力去維繫那個脆弱性。看著他人,卻是眼神空洞,故自我仍是孤立和隔離的(p.74)

具有療癒效果的倦怠可稱作「啟發性的倦怠」、「基本的倦怠」(p.76)或「我們倦怠」(p.79)。無作為,讓燒光耗盡的積極性停止,自我要逐漸減弱,因為「較少的自我更為豐富」(p.75)。在沉思和冥想當中,自我恢復了寧靜和放鬆,用「泰然自若來取代堅毅果斷」(p.80),深層的專注將可以修復感動的心靈,啟發並喚醒內在之眼。一旦停止滔滔不絕的無謂交談,單純享受著慵懶的沈默不語,則親密的氣氛和情緒會包圍著「我們」,這是「我們」在一起的共同倦怠。

總之,作者強調,要用全然的倦怠來取代積極活躍社會下的疲乏的倦怠。

 

4.思維的方法:概念的兩種、矛盾修辭

 

斯斯有兩種,倦怠也有兩種。

不過,斯斯的兩種僅僅只是平行的,是沒有關係的兩個類別而已。而倦怠的兩種卻是垂直有層次的,有著內在的聯繫,有著相互克服與提昇的進程。從A倦怠到B倦怠,這不只是重啟概念或概念再定義而已,更使得「倦怠」這個概念不再只是一個靜止的、點狀的術語,而能產生動態的運轉。一旦概念可以跑動起來,將牽連出命題、論述的變化,我們的思維也能夠從點狀(概念),進而延伸到線狀(命題)、面狀(論述)。也就是說,兩種倦怠,連帶給了我們兩種自我、兩種世界觀。

這就是本書的辯證法特色,也是閱讀本書的另一個樂趣所在:在「內容」之外,還有「思維方法」的發現。因此,我們可以延伸出更多的練習作業,找出含藏在書中許多「同一個概念的兩種」,例如:兩種活著、兩種肯定性、兩種他者、兩種憤怒…等

此外,「概念的兩種」是如何產生變化與滑動的效果呢?兩種「之間」發生了什麼?仔細閱讀便可以發現,作者在這個「中間地帶」運用了「矛盾修辭」來達到過渡的效果。例如,「自願的被迫」或「強制的自由」就是一種矛盾修辭,把兩個相反的概念並列在一起,就會讓一個概念突破它原先的概念邊界,向著另一端滑過去。這時,我們為了挽救原先的概念,就會重新定義概念,讓概念獲得新的提昇。

自由A,不受到他人強制、控制、支配,是自願性的選擇。

自由A’,只能受到自己的控制,是自我支配、自我強制。(矛盾修辭)

自由B,去除自我中心,既不聽命於他人也不聽命於自身,是徹底的改變。

前兩個定義受限於相同的主體性典範框架:主體具有自我同一性。最後一個則超出了這個典範:主體沒有同一性,它沒有中心,它的中心是個匱乏,它是敞開的。

 

 

    全站熱搜

    jsy66621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